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评《默读》+反驳一些人的观点+一本正经(并不)的安利+瞎文艺碎碎念
——————————————————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文评,话唠属性全开。我其实不敢写文评,因为觉得自己水平不够,而且我这人比较怂,还有些社交障碍,有人要是回复我我都会小心翼翼去附合,怼人也只会私下,不敢让怼的对象看到。

  对我来说,写文评或人物分析最重要的目的不是给别人看的,而是理顺自己脑子里一团浆糊。

————

  我刚看完《默读》,它也是我看的第一本P大的书,目前也是唯一一本,点开它是完全随机的,事先不知道它排名最高,它讲的什么,有什么人物,也一概不知。那么我看它评它,是脱离作者其它作品的,是在一种比较“纯粹”的境地下的。虽然书评必定会带有主观,但以上的前提条件对使我尽量客观是有助益的。

  刚巧P大前几日点赞了一个评《默读》的微博,先甩链接https://m.weibo.cn/6253823757/4130663986929857

  这个微博中,评者是一个老读者,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一开始就是抱着审度、或者说批评的态度去看的,在事先有了高定位。这样还要保圝证圝书评“足够客观”是有一定难度的,一不小心会过于苛刻,变成“鸡蛋里挑骨头。”至于P大点赞,我认为这并不意外,因为作者本身也是怀着审视、求精的态度和高定位、高期望来看自己的作品的。

  根据此微博和其下跟的评论,下面我开始反驳一些观点。没准有可能变得像阅读理解。

  其一:词句雕琢痕迹过重,行文花哨。

  ……讲真我完全不觉得。从语言中可以看出作者笔力,该简时简该繁时繁,该幽默时幽默该严肃时严肃,该抒情时抒情该议论时议论,反正该干嘛时干嘛,语言灵动活泼,行云流水,文不加点。描写抒情议论时机得当,精准生动,触动心扉。

  举几个例子。最后骆闻舟赶到的时候,先是冷静非常,危机解除后崩溃,然后是这段话——
  【难以想象的黑暗真相猝不及防地冲撞过来,一瞬间把骆闻舟的胸口掏空了。

  他想起那年夏天,背靠孤独的别墅、仿佛无法融入世界的少年,想起那双清透、偏执,仿佛隐藏着无数秘密的眼睛。

  他很不能撕裂时空,大步闯入七年前,一把抱起那个沉默的孩子,双手捧起他从不流露的伤痕,对他说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来晚了……”】

  我想不到有比这段文字更适合放在当时那个场景的,骆闻舟的反应和心理,都特别真实。

  还有这段——

  【我心中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这一段乍一看是有些花哨,但一琢磨,能感觉到那种情感,优美的文句有助于把情感拉得深长,要不我们干嘛拼命积累词句,要不诗人干嘛对一个字推敲来推敲去。上面这段话虽然看了很多遍,细品还是想哭。直说了,说行文雕琢花哨的是不是审美细胞失灵,你怀念作者以前质朴的文字,给我感觉就像看着高中作文怀念初中作文里的文字一样。文字更漂亮了,这是一种进步。

  顺便一说,评论里还有说希望P大风格能更严肃的……那你直接去看严肃文学好了,用看似轻松幽默的语言表达一个很深的立意,本身就是难得的个人特色。而且雅俗共赏的文字,也有比较功利的益处——易于吸粉。但这只是附加的,就比如说我亲爱的同桌,从小学学书法到现在,她就是那种要一生虔诚地投入某条路的人,她学书法也有附加益处,就是高考字写好分数能高点呗。一举多得,没有害处。

  反驳观点二:刻意迎合读者。

  迎合读者,绝对是作者大忌,因为作者会改变思路,会放弃最好的安排。但《默读》没有给我这种感觉,剧情发展自然,节奏不拖不急,前面铺设悬念,最后高圝潮爆发。对舟渡的描写,能感到作者对这cp的喜爱和用心,他们的情感,更是不能更美好。作者写对cp,一定想写他们甜甜蜜蜜,而有人却说是“迎合读者,为糖撒糖”这也未免太冤枉作者了。这时我就又想说些难听的了,“迎合读者”,读者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吧。对作者来说,作品永远是第一位的,有些东西就算写出来没有人看,他也会去写。只是初步了解,文见风骨,我不认为P大会为了热度和迎合读者而改变自己既定的思路和想法。

  反驳观点三:有悬疑推理标签的《默读》,心理流,少物证,是“花架子。”故而不能算悬疑推理。

  我回忆了下自己看过的“重物证”的悬疑推理,少年包青天、大宋提刑官、东野圭吾《放学后》……,发现里面的案圝件一般有这样的特点:作案手法复杂,杀人凶手未知,杀人动机成谜,内容主要是搜集物证,辅以逻辑推理,解决上面三个问题。然而一定要这样才算悬疑推理么?

  反过来看《默读》的案圝件。卷名中作者用几本名著影射案圝件的真相,司汤达的《红与黑》、《洛丽塔》、莎翁的《麦克白》、陀思的《群魔》、《基督山伯爵》分别对映何忠义被杀案、女圝童绑架案、周氏案、冯斌被杀案、最终案。我名著看的本来就少,这几本很不巧都没看过,当然也有个好处就是不会被剧透……这几个案子基本上是放到明面上来的,作案手法明朗,有两个案子直接凶手都知道了,这种情况下,物证的作用没有那么大,用到物证的机会本来也少,最应该探寻的毫无疑问是杀人动机,所以心理分析的篇幅大。

  犯罪心理、受害人心理,本身是《默读》讨论的一个主题,重心理是理所应当。并且书中的心理推理,合情合理,缜密严谨,难挑刺儿,是经得起推敲的。

  但也不可否认,在某些细节上确实有点牵强,有硬按作者构思走的痕迹,但这是难免的,且基本上可以忽略。

  我还是要坚持《默读》是悬疑推理,为什么呢?因为有悬疑有推理啊。或许还可以加个“冒险”什么的。

  借着上面三圝点评了《默读》的语言和剧情,接着评下立意吧。

  《默读》有很深的社会意义,它探讨犯罪、受害人、心理、复仇、法律、高处与底层、摆脱、公正。

  摆脱呢是极为强烈地体现在费渡身上的。但我以为更重要的立意是公正,它体现在全篇每一个人物身上。

  “法律规章只是用来束缚遵纪守法之人的,在不法之徒眼中什么都不是,甚至不能给他们应有的惩戒。”

  认为法律不行,而把自身化为公正的象征,脱离法律之外,私自去杀自己认为该杀的人。这种作案动机,我也是在各处看到过很多的。但是《默读》更上一层,拥有这些想法的,大多是底层的,不能申圝冤的受害人,于是把这些受害人聚在一起,形成一个组织“朗诵者”。

  “朗诵者”把他们遭受过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大声地“朗诵”出来。

  于是便形成加害人集团和受害人集团无视法律互相打击的局面,他们中间还有警圝察,三圝股圝势圝力。

  就像《默读》开篇的那段话——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这本书为什么叫《默读》不叫《朗读》,毕竟“默读”这个词从来没在文中圝出现过,我无法和作者神交,说错了尴尬,但还是想说。私以为,“默读”所指,应该是“寻找公正的交待的”正确方式。始终有坚持公平的人、坚持法律的人、坚持正义的人,纵然法律有一定的弊端,但依然是最神圣的称秤。

  然后说下人物吧。我对P大塑造人物的功力佩服的五体投地。她不仅把主角写的那么好,每一个配角,无论正派反派,甚至活在回忆和对话里的顾钊和杨正锋,都是那么活灵活现。总结出来人设就那么几个词,但她用笔墨一润,就立体起来。骆闻舟和费渡不用说,陶然、朗乔、肖海洋、还有每卷中那些底层人物的悲哀和心酸……人生百态。

  塑造得越逼真越有神的人物,你越难写同人,ooc的可能也大,因为他“复杂”,你甚至作者本人都剖析不清。

  最后当然是评舟渡啦。

  一对cp,他们不应该单纯地风花雪月,需要有深意的背景和故事,这样他们的感情才有分量,才会使人念念不忘。《默读》的背景和立意说过了,所以这一点舟渡已经具备了。

  我对“救赎式”和“相信式”的爱情完全没有抵抗力,尤其舟渡集这两点于一身,P大又把这种爱情写的如此到位。就像cp名,骆闻舟无数次把费渡从黑暗的创伤中拉出来,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误会,他们的感情那么深沉厚重,表现出来却是平平淡淡日日年年。

  为什么说写的到位呢,再一次搬段落——

  【“既然你连自己一肚子贼心烂肺都肯剖开,那就是想求我拉住你,我拉了,你又要躲闪挣扎,”骆闻舟一巴掌打了费渡的脑门,“你说你是什么毛病?就想试试我手劲大不大?”】

  如果没有骆队,想想费总要一个人走那条路,我心都揪起来了。

  骆闻舟像是一束光,亮度和温度都恰到好处,又在机缘之下,兜转进费渡铜墙铁璧般的心门,从此生根发芽,不仅戳开了这扇门,还往里塞了整个光芒万丈的世界。

  于是他们在穿寻了潦草灰白的二十许载后,终能细水长流地共度余生。

—————接下来是放飞自我————

  《默读》,主要内容是谈甜死人的情说甜死人的爱,次要内容是办烧你脑细胞的案(喂)

  到后面我真的是心疼死费总了qaq现在都有点不敢把那些情节看第二遍,还不敢听《You raise me up》……

  为了证明我很认真地看了,我发现“偃旗息鼓”这个词在《默读》中圝出现频率很高23333

  当然了,我见识浅薄,把沙子当金子也是很可能的,但至少现在在我看来,《默读》就是神作。

  综合以上所有,我就是个吹。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