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近日来这种现象愈发明显

我之所以如此爱写作,必是和我极强的书面表达欲有关,而我如此痴迷寄托文字和书面来表达的方式,该是因为我对口头交流,更大范围上,与人交流的无力和淡漠。

或者也可以这么说,写作是自斟自饮,让别人闻到酒香,而口头交谈是与人拼酒,乒乒乓乓的。对我来说越孤独越专注,而写作本身,就是这么一种“孤独的专注”。

我这种人,大概是很容易活在空想里出不去的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