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扶桑(中露)

———扶桑(中露)————

请相信这是中露啊中露~作为一个历史白痴,有什么BUG或者ooc就忽略它吧……

嘛,其实在我看来伊万就是苏/联哦~

——

————

深夜的风击碎了草木的呓语,天地间抖落的“簌簌”声响使人想到无数只昆虫优雅而整齐地扇动着它们的膜翼。云层像抹额贴香的戏子藏匿在广幕之后,难以度测其奔洄的方向。

亘远的战歌穿越过一片苍莽,乘着夜色在耳旁缠绵回转,旋律刚猛而又柔情,如同挺直了脊梁的舞姬,她在高台上长舒水袖衣袂翻举,然而广袖下却藏着莹然出鞘的刀锋。

雄浑辽亮皆是表象,最容易叫人忽略它背后的残酷与血腥。

“是小耀家的歌吗?露西亚很喜欢听哟~”坐在草地上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像孩童般偏着头,似乎很认真地在听风里传来的歌声,眼睛却一刻不离地看着身旁的东方人。

“可是露西亚听不懂,小耀能不能解释一下呢?”伊万纯真的笑容中藏着无形的压迫力,使人不能亦不敢拒绝他的任何请求。

王耀依然沉默着,把目光投向远方。那里似乎是天地最开始的模样,但其实只不过是没有光的黑暗糅合成的混沌。

他不再穿宽大而庄贵的汉服,单薄的军装在黑夜中难以辨认出原本的橄榄绿色,左肩带上的袖章和草叶一起抖动着,留给伊万的背影铿锵而又谦和。

“小耀~”被冷落的伊万用以更加软糯的童音,却有浓郁的森然意味,嘴角牵起的弧度也渐渐有黑暗质开始流淌。当他散发出的暗黑气息将要把身旁的人整个包裹时,王耀终于回过了神。

“在中/国有一个皇帝,开创了延续四百多年的大汉王朝,他功成名就经过家乡的时候,曾经酒酣击筑而歌,”王耀顿了下,转过身面对着他,追随着旋律轻声吟唱起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1)

近处和远处的歌声融合在一起,如同来自太古的龙吟,抑扬顿挫的音节载沉载浮,像纷扬的冬雪。

也许真的感觉到了凉意,伊万把长拖到草丛深处的围巾在脖颈上又绕了一圈,然后微微低头静静注视着王耀琥珀色的瞳眸。

东方人的瞳孔都是这样的么,泼墨般深不见底,不知道宁和如古井的表面下隐藏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小耀唱的最好听了~”收回游离的思绪,伊万扬起滴水不露的甜软笑容。他扫了一眼王耀略显瘦削的身影,随即便又作出了担忧的表情,“小耀觉得冷吗?虽然快要夏天了,但是在苏/中边界还是能感觉到凉意呢,在西/伯/利/亚的话,全年只有一个季节,那就是冬天。所以露西亚一直想南下到温暖的地方,在那里种满向日葵~”

“不过没有关系,露西亚会抱紧小耀哦。”

王耀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他的眼睛和伊万相对,突然产生一种想揉一揉面前这高他一个头的“北极熊”脑袋的冲动。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在这样的背景下。

“嗯,伊万,我说……”王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开口,然而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潮水般依稀推进的战歌声,没来由地让他觉得倦怠。

“我们两家的上司已经会谈啦,和日/本的那个条约也无效了,(2)”伊万·布拉金斯基自顾自打断了王耀准备说的话,他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有关战争的话题,所以将笑容展扬得看起来更加纯真无害,“但是无论怎么样,露西亚都会和小耀在一起的~”

这时吹来一阵气流挟带着夜间露水的湿意,伊万把依旧嫌长的白围巾在王耀的衣领上又绕了两下。王耀没有拒绝,他默默抬手抚上这用来制造温暖的织物,指间有触碰到绵花般柔软的感觉。风挥洒开他额角的发,黑色的眼瞳里倒映着黑色的天宇。

“看不到星星啊,伊万。”王耀对着极北的帝国叹息,但说这句话时脸上却带着可称愉悦的笑容,“在我家有棵树叫扶桑,它长在日出的地方,枝叶一直延伸到天的最顶端,像巨人一样魁梧且忠贞。曾经子民们都说只要沿着它向上,就可以摘到星星。”

“那小耀什么时候带露西亚去看呐~”伊万眯眼。

“没有问题,等到太阳真正升起的时候吧。”王耀把脖子上的围巾重新解开,站起身,依然坐着的伊万只能略仰着头看向他。面前这个苏/联的盟友,足踏丹阳扶摇流云的东方之龙的身影似乎和世界一起凝固成永不褪却的风霜。

远处又有苍圆的俄/罗/斯战歌响起,和中/国古老的汉歌相和,融洽如雪与水的交汇。

“Расцветали яблони и груши,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Поплыли туманы над рекой.

(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

Выходила на берег Катюша,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На высокий берег, на крутой.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3)

即使是寒冷的极北,也有这般温暖如江南柳晖的旋律。歌声传来的地方,战士们正围着篝火大口喝着伏特加,心肺肝胆都燃烧起来。

天就快亮了。

“莫/斯/科的向日葵也要开了呢,那时候小耀记得来看哦~”

————————end——————

————————————————

(1)高祖的大风歌,大家都知道吧。我不清楚曲调有没有流传下来,不过耀君一定记得……

(2)指《苏/日/中/立/条/约》

(3)二/战时的俄语歌《喀秋莎》(我只搜到了这首……)

背景——WW2的梗,莫/斯/科保卫战胜利后,欧洲战争结束,苏/联调集大军到苏/中边界地区,6月30日,苏/中会谈,8月14日,签订《苏/中/友/好/同/盟/条约》。

————————

————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