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憎人(双源)

———憎人(又名:风间琉璃的梦)———


在风间流离的孤鬼,将会相逢迷路的象龟。


——

风间琉璃坐在树枝上,层层叠叠的绿意遮蔽了他的身影,透过绿叶间筛孔一样的缝隙可以看见蓝得纯粹的天穹,有亮金色的阳光水一样流淌下来,细微的尘埃在其中冉冉旋转着。


他知道这是很美的,但每次看到这些美的东西都会忍不住流露出诸如悲伤这种软弱的情绪。胜景不寿,就像现在蔚蓝天空下披着繁华奢靡皮囊的东京,终有一日它会从里到外烂掉,就像一条蛀虫吞噬一只外表鲜艳的红苹果。它会被腥蓝的海水吞没,然后天就黑了,你看不见月亮和星辰。


他曾经看过中国诗人李商隐的一句话,“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然后他就想到自己还是那个山中少年的时候,哥哥带他去看怒放的樱花树,那时他们在树下努力地抬头仰望,视野里温软的粉红像是戏台上绝代女子的盛装。


“稚女你看,”哥哥说,“多漂亮啊。”


他点点头,但是心里却有些难受,他想越美的东西消逝地越快,有些你一不留神就错过了,就像那场看不见的流星雨。


其实他就像个女孩一样伤春悲秋,有时候哥哥也是不喜欢他这样的吧。


那天晚上下了大雨,他听着风雨肆意的咆哮声一宿未眠,第二天独自跑到樱花树下,只看到花瓣与泥水一起流淌,樱树呆愣愣地立在那里,光秃秃的树枝还残留着花香,指向天空。


好像昨天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象。



一阵风吹地树叶簌簌抖动,也吹扬起风间琉璃纯白的和服和长发,他的思绪如轻烟般飘往很远的地方,停在一段名叫“鹿取”的记忆中。那是“源稚女”的记忆。



回过神来时看到树下的两个男孩正往这边跑来,年纪大些的跑在前面,额前的发丝随着步伐一下下颤动,脸上是朝气阳光的笑。弟弟瑟瑟诺诺地跑在后面,眼睛紧跟着他的身影。


也许是哥哥跑得太快了,弟弟心一急想要努力跟上去,却“嘭”一声摔在地上,哥哥听到响声连忙回头,冲过去扶起了他。


“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怕跟不上,就找不到哥哥了。”弟弟有些委屈地说着,拉紧了哥哥的衣袖。


“傻瓜,我永远不会丢下你的。”哥哥笑着揉了揉弟弟的脑袋。


听到这句话风间琉璃心念一动,他从树上跃下,正落在两兄弟面前,微笑着欠身,标准地自我介绍方式。


“我叫风间琉璃,是源家次子。”


那对兄弟略略吃惊地打量着眼睛突然出现的清秀少年,风间琉璃一身如雪的白衣,像是唱戏时穿的装束,阳光下他的笑容温暖亲近,眼眸清澈又似乎深渊般看不到底。


“说永远是不是太早了?那么多变数,你又怎么肯定永远?”风间琉璃笑着问,他感觉自己突然又可笑地变成了一个孩子。


男孩抱紧了弟弟,虽然他很诧异这个陌生人会问这样一个亳不相干的问题,但还是神情认真坚定地回答:“我说了要照顾弟弟一辈子的。”


“那如果他做了坏事呢?”风间琉璃微不可闻地轻叹了口气,苍白的脸在阳光直射下近乎透明,“是你认为很坏的坏事,很坏很坏,不可饶恕……”


“那也一样!”男孩对风间琉璃的质疑有些生气了,鼓起脸喊出这句话,转过头牵着自家弟弟擦肩而过。


“偏偏有人相信所谓的正义呢,那种骗小孩的把戏……”风间琉璃摇了摇头,又笑了笑,似乎嘲弄,又似乎悲伤。


他重新坐回枝杈上,被绿叶层层包围,天边出现了晚霞,流光溢彩如同洛神瑰丽的群摆。他看着远处矗立的黑色大厦,他高高在上的哥哥正计划怎么再杀他第二次。



哥哥真的是个很耀眼的人,从小到大一直是。而他懦弱又卑微,唯一的爱好就是唱戏。


风间琉璃想起有那么一个早晨,怒放着樱花充斥着芳香的早晨,阳光如娴静的少女穿过窗格,在木桌上映下正方形的斑纹,屋外青树葱茏,悠扬的鸟鸣一声声回荡在耳边,比学校联欢会的演唱还要好听。


“稚女,我带你去看生日礼物啦。”源稚生捂住源稚女的眼睛,带着他到放着礼物的桌前,他手掌的温度温热了源稚女的眼睛。


他放开了手,源稚女睁开一看,桌上是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血红戏服,流动着妖艳的微光。


“哥哥……”源稚女有些无措地愣在那里。


“稚女你穿上这件戏服一定很好看,到时候唱戏给我听。”


“好。”源稚女笑着捧紧了戏服。


多年后风间琉璃穿上这件血色的戏服唱坂东玉三郎的《杨贵妃》,唯一的听众是“龙马”樱井小暮。



风间琉璃穿着云中绝间姬的盛装在鹿取镇的山路间舞蹈,鬼魅般穿梭在深寂的夜幕中,不断下落的雨水在他的白发和樱红色的长刀上流淌。


他打开了那口上锁的井,黑黝黝的井中似乎藏着邪魅的妖魔,风间琉璃把手一扬,手中血色的戏服飘落到井中,像是永燃的火焰,用血肉为祭祠,再大的雨也难以把它浇灭。


“哥哥,我回来啦,”风间琉璃无声地笑起来,“让血和火把我们——一起埋葬!”

——————THE END———————

PS.上学期写的,既然决定混lofter了就搬过来~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