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段子(云亮)

诸葛亮觉得赵云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每当他轻抚着羽扇的尖端对着案上的赤县地图走神,想念起隆中那片以阳光作为养料的青竹林和自家屋檐下那两只收拢了翅膀安安分分衔泥筑巢的麻雀,这个笑起来有点孩子气,和他一样爱穿白袍的年轻将军就会跑过来,脸上明明白白透露出兴奋雀跃的神色:“军师,你又在想什么好计啊,这次让我做先锋吧。”

于是诸葛亮只能把自己的思绪抽回来,抬头对赵云笑笑,顺着他的话掩饰自己:“那以后就都让子龙来做先锋。”

真的像哄孩子一样呢。赵云连声说“谢谢军师”的时候,诸葛亮想。 




诸葛亮又觉得赵云确实是一夫当关的勇将。

那个时候他站在岸边,和江夏隔着一道滚滚不息的波涛,就像是身后新野百姓连成的浩荡人流。

血染战袍的赵云踉踉跄跄地走到刘备面前,单膝跪地,双手捧着尚在熟睡的婴孩。一旁的诸葛亮忍不住去看他的眼睛,意识里赵云的眼睛澄澈得就像透明的天空,可现在这片天空燃烧起了猛烈的大火 ,比起他在博望坡所设计的,甚至后来和周公瑾在赤壁借东风引燃的火海都更凶猛,更令人畏惧。 

诸葛亮被震住了。他才明白赵云和关羽张飞一样,都有身为武将不顾一切征战沙场的灵魂。

也许哪一天,就在战矛,热血和号角声交杂的地方永不醒来。 




可是这一刻,素来能看透人心的诸葛孔明也分不清赵云究竟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还是那个一夫当关的勇将。

“军师,请让我做先锋!”

两鬓斑白的他们共同站在大殿下,脚踏着几十年来一点点开辟出的蜀汉厚土,金座上坐着比他们年轻许多的皇帝。

事到如今诸葛亮已不会再去想隆中了,从白帝城回来之后一切的曾经都离他远去,陌生的世界需要他苦心孤诣地经营。可这个同样不敌岁月的将军还是用以前一模一样的语调叫他“军师”,说一模一样的话:“让我做先锋。”

诸葛亮又去看赵云的眼睛,还是像天空一样干净,但似乎又能感受到烈火的温度和影子。这种固执不肯动摇的神情让他想到执意攻打东吴的刘备。

诸葛亮突然害怕起来,心里好像蓦地空了,他脱口而出:“不行!”

“请军师答应我。”赵云毫不动摇地直视他,诸葛亮在这双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将士不死卧榻。”

诸葛亮忽然就明白了,那个一直活在往昔不肯长大的孩子是他自己。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