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折原临也悖论

就是一篇乱七八糟的鬼,也不能算是人物分析吧。lzaya是我本命中性格最复杂的,我看不懂他o_O题目是乱取的(°ー°〃)

————————————



各种相矛盾相悖反的激流在他人格的无底洞里冲撞抵抗缠绕又融合,如同电荷间的吸引与排斥。池袋那镜面般近乎能倒映出游走的人山人海的天空下,情报贩子像黑暗中孜孜流淌的混合毒素,吞吐着他宽博且不知疲倦的爱意。



折原临也是复杂多面的。

你可以说他是将深爱人类悬之于口的中二病晚期患者,或者一个心理扭曲思想病态的疯子,亦或是恶趣味的坚持爱好主义者。他把整个的人生都投入一厢情愿的奋武并自我勉励自我陶醉,这条刀锋铺成的路由他的每一寸孤独和骄傲化成,步于其上他感到痛苦空洞却又甘之如饴。

折原临也自负又自卑。

折原临也不是坏人,但也不是好人。

折原临也喜欢在人群喧攘成潮的地方工作与生活,但却始终在自身与人类之间横据起一层幕障,隐于幕后观察着一切正在发生的与即将发生的。

折原临也乐于人类孤立自己,喜欢人类冷漠地对待自己,但当被遗忘时又会觉得孤独如无人问津的荒原。

折原临也毫不掩饰对全人类的爱且认为这样的单恋足以成为羁绊,他不期待被爱一方的回应,但同时又说着“人类也要爱我”这样的话。

折原临也坚持人类的命运应掌握在自身手中,但他也亲手将某些人推入悬崖或好心地递给他们一根稻草用以满足兴趣寻求快乐。

折原临也在心中为人类的标准划了范畴,超越这个范畴即是他讨厌的怪物,而这些怪物会干涉和改变人类的命运轨迹,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但在心底他认为自己站在比人类高的位置,并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人类——如此可以实现“爱自己”。

折原临也把平和岛静雄视为怪物,但却对他用“小静”这个充满人情味的称呼。



折原临也是简单的。

他只手引导一场场盛大的恶性戏码,为了表达宽厚的爱意和满足贪婪的欲望,并对无法预料的结局怀着至高忠诚的期待。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