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荷包送吉(苏蔺)

嗯大家新年快乐哟~题目就无视吧,反正是取名渣从QQ那拿来的╮(╯_╰)╭其实女孩会给喜欢的男孩送荷包的吧(ง •̀_•́)ง感觉自己最近挺高产(x)



————————————————



“这个荷包里塞了很多可遇不可求的珍贵药材,都是我在这一个月里跑断了腿才找到的,对你的病很有用,所以一定要一刻不停地贴身放着。”

蔺晨摇着折扇侃侃而谈,眉飞色舞得像是得志于街头巷尾的说书人。日光从敞开的堂门外倾倒进来,泼了他满身。他的面容模糊在盛大的温暖里,与空气相摩擦的衣袂晃得梅长苏有些晕。

“不管你是在吃饭,喝药,睡觉,看书还是在与那位尊贵但没什么脑子的靖王殿下商讨大计,它,都不能离身。”蔺晨用折扇敲了下自己的手心,就像说书人一脸正气凛然英雄气概地拍了下醒木,说声“且听下回分解——”

其实蔺晨的声音是颇好听的,适合吟咏风花雪月,不过听得太多了就自然而然地感觉像是破锣鼓喧闹的嘶叫。

“这只是个普通的荷包吧,应该是蔺大公子你破费从街头小摊买来的吧。”梅长苏苦笑,斜了眼正躺在案上的荷包。它整体由一块月白色的布裁成,正面绣了梅花,绣工平平常常,有点淡淡又安愉的香味,还附存着几丝市井的土气。

“你可以质疑我,但你不能质疑我的艰辛劳动成果。”蔺晨板起脸,披落的乌黑长发攀牵在肩头。他突然一步蹿到梅长苏面前,伸手抄起了荷包。

“干什么?”素来算无遗策的麒麟才子也被他突兀的行动惊得挑了挑眉。梅长苏低头认真地抚平了白袖上生出的皱纹,凭借这个动作做了短暂的容纳与思索,然后他笑了起来,像是隔着朦胧雾气却喷薄欲出的月色,“难道蔺少阁主生气了,打算把这个新年礼物收回去?认识这么久,我竟不知你是这般气量狭小的人。”

“站起来,我给你系上它。反正这个礼物你是不收也得收,新年人们不都互相送荷包吗?不收下的都会短命三年,本来就寿数不多,你想立刻就去见阎王吗?”蔺晨的语气好似夜里被冷飕飕的风撞开的窗子,能抖落一地的碎冰渣子,他又啧了一声,嘴角牵起的弧度乃至整个身影的轮廓一瞬间都在梅长苏的眼里明朗鲜活起来,“而且我想长苏你也不会讨厌它的吧。”

“那好。”梅长苏无奈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他逆着光,阴影和光幕各占据着一半的空间互相噬咬。

蔺晨半蹲下身,拈着荷包的红绳把它系在梅长苏的腰间,一边系他一边想梅长苏身上这件白杉的质料真不错,触感顺滑,和扶摸自己那只鸽子堆满羽毛的背的感觉差不多。

梅长苏低头看着蔺晨的脑袋,伸手捞起一缕他的黑发搓了搓:“蔺晨你头发好像又长了一点。”

蔺晨没答话,他在想怎样才能打个牢一点的结让那个荷包永远不会因掉落而遗失。

阳光和风挟着明媚洪流般涌进来,像要把整个苏宅冲垮。



“长苏,之前新年我送你的那个荷包呢?”蔺晨掀开营帐的门踏着旋转的气流跨进来,顺带也把梅长苏正研究兵阵战法的思绪拉扯回了坚硬的现实,“你有没有一直贴身戴着?新年送的荷包啊是很神奇的,没准可以让你活的比三个月长。”

梅长苏端起案边的茶啜了一口:“什么荷包?”

蔺晨愣了一下。

“就是那个白底子上绣梅花的。”

他边说边向梅长苏的腰际看去,还没等他看清,就已经听到梅长苏干脆利落地抛出两个字:“丢了。”

蔺晨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到脚都湿透了,如同一只暴雨天还要孤零零展翅高飞的鸽子,偏偏梅长苏轻描淡写的语气里还藏着打落这只鸽子的弹弓。

“怎么丢的?”

“虽然蔺少阁主你把那个荷包系的不是一般的紧,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掉了找不回来了。不过晏大夫说过那只是一个普通的荷包,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珍贵的药材。”

蔺晨直到此刻才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失去的是很难找回的,它和你的视觉一同迷失在各种人事物堆叠成山的影子里,也许再也不会相遇。

“梅长苏终究还是林殊,为了林殊无法割舍的抱负与情感而活。”蔺晨不知道当在金陵城听到面前这人说出这句话时,是不是也已经把自己的那个名为“梅长苏”的知交好友给弄丢了。

“长苏你什么时候这么粗心大意了?”最后他只是嬉笑着用手中的折扇敲了下头,“那你继续思考怎么大破敌军吧,我去想想让你晚些死的法子,就不打扰你了。”

梅长苏目送着蔺晨步出营帐,却没有立刻把目光移到铺在面前的作战图上。他慢悠悠地从袖子里抽出个荷包,这荷包素白的布面上开了星星点点的梅花,正是他对蔺晨说丢了的那个。梅长苏微笑着凝视了它半晌,又重新收入袖中。

梅长苏对蔺晨突然询问这个荷包并不意外反而早有准备,蔺晨大概是打算等到了那个时候把它作为遗物拿回去收藏,但梅长苏想这已经是自己的东西了,他努力让这个荷包不在陌生冷漠的混乱中遗失,所以到时候要带着它一起入棺的。

——————————————

“长苏,之前新年我送你的那个红包呢?”

“丢了。”

“丢了?那里面可是我琅琊阁一半财富的支票啊!”

“也许是被猴子叨走了,不过晏大夫说钱财乃身外之物。”

——————————————

END.

评论(1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