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九州教团组织人拟

写点不耗脑细胞的——在车上撸的……好晕~爪机手动@秋燝。之前说了灵感来自侠岚,那是我六年级的时候看的了,里面女主叫辰月嘛(我大天驱当然是总攻←_←

————————————

辰月and天驱

辰月和天驱是自有历史以来的千百年冤家。

辰月表示天驱成天穿着一件永远不会生锈的笨重铁甲睡觉也不脱,举着苍云古齿有如举着菜刀就像个守城的蠢兵。

而天驱则表示辰月成天把自己整个人裹在黑袍里,只露出两个孔盛眼睛一条缝盛嘴巴活像修道院的木头修士。

他们的不对付表现在各个方面,比如辰月坚持“但悲不见九州同”是浪漫主义的李白写的,而天驱则坚持是现实主义的杜甫写的。

辰月口头禅完整版:星辰在上,甭太嚣张。

天驱口头禅完整版:铁甲依然在,辰月被活埋。



辰月and天罗

有段时间天驱面黄肌瘦身体不好就销声匿迹卧床养病了,于是此消彼长,大街小巷就几乎随处可见辰月昂首走在阳光下的身影。

某天辰月正走在回他的新居“天墟”的路上,斜里突然飞过一把小刀擦着他的头发尖过去,最终插在不远处卖瓜人推销时举在手中的西瓜上,那只西瓜顿时一分为二,吓得卖瓜人晕了过去。

辰月一身冷汗地转回头去,就见十几岁的男孩双手交叉在胸前,倚着墙壁幽幽看着他,整个人都没在屋檐投下的阴影里。

“天驱不舒服,那就让我来接替他,对我来说利益至上。”

这是从来都没有走出过阴暗处的天罗,他比辰月更依赖和喜爱阴影。

辰月眼看着天罗又掏出了几把小刀,急中生智指着他脚下某处道:“有钱!”

“哪里?”天罗一改面无表情惊喜地低头看去,在他发现什么也没有之后再抬头猎物已从蜘蛛手中逃之夭夭。



天驱and皇极经天

同样一身黑袍,天驱却觉得皇极经天又乖巧又可爱,和辰月完全联系不上——也许和她是女孩也有一定的关系。

那段时间天驱有了妹控属性,从心里把皇极经天当成了自己的妹妹。这小姑娘安安静静坐在地上摆弄算筹或是仰头看星星的时候,天驱就乐此不疲地端茶送水。

有一天皇极经天终于不再关注于她的星相了,她移过眼来看天驱,那黑深深的瞳仁无言地盯着他,让天驱递糕的手一僵。

“要算姻缘吗?”皇极经天问。

“不……我能不能问问,明天我和辰月的战斗谁会赢……”



鹤雪and长门

一天24小时中的一半时间,鹤雪几乎都是在靶子前度过的,他站在靶前引弦射箭,每一箭都正中靶心。直到靶心都插不下了,他才走过去把上面的箭都拔掉,再回到原地重复拉弓而射的动作。他的身旁已堆满了许多千疮百孔废弃不用的靶子。

走过千山万水的长门素履粗褐来到这里,静静看着他射了十箭,叹息道:“人生就如一道道靶子啊,想每一箭都射中靶心,何其难也。”

“夫子好见教。”鹤雪被他话中的丰富内涵打动,破天荒放下弓矢走到长门面前,打算和他长谈。

“先给我点水喝吧。”长门张了张他干裂的嘴。

“给。”鹤雪立刻递给他一碗水。

长门接过了,静静看了十秒钟,叹息道:“人生就如一碗碗白水啊,想要永远清澈如许,何其难也。”

————————————

还是那句话,希望不是很糟糕(趴)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