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苏蔺】苏蔺合志试阅 Day3

是的我快被lofter逼疯了QAQ疯之前还是祝米那桑中秋快乐!!主催姑娘说中秋要放甜的w

天机堂all蔺本印坊:

>>>苏蔺合志试阅 Day3




 @天席 太太lofter终端出问题,由主页代发




周围声音杂乱,可他们旁若无人地谈话,你一句我一句,不拉近距离也不提高音量,浑然不受任何干扰,似在白纸上信手涂抹般悠游,却自成一副上等山水。


  “话说回来,”蔺晨向身旁死树瞟了一眼,“这百年古树竟然一夜枯死,听到消息我就赶来看看,亲眼见到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休祲降于天。”梅长苏含带笑意的面容沉了下来,微放缓的声音有些飘忽空冷,“恰好验证了城里疫病流行的现况。”


  “你昨天去探了被感染的区域,情况怎样?”


  谈到令人头痛的正事,蔺晨也不禁蹙了眉,不知不觉停下了手摇折扇的动作。


  “非常不好。”他作出总的回应。


  “虽然将感染者作了隔离,但自从发现了第一个人患疫,这半个月来,病魔愈加放肆。不清楚疫病究竟是怎么传播的,被感染的人数越来越多,全城医师没有一个知道救治之法。人们胡乱买药导致城中药材告罄,我们其实并不知道要用什么药物才能根治它。”蔺晨越说越快,但依旧有条不紊,他开始用合了的折扇敲手心,和着陈述的节奏。


  “疫魔汹汹,以现下之情势,太守应该上奏庙堂了才是。”梅长苏沉吟。


  “只怕到时候朝廷送来的不是太医院的神医和能见效的灵丹妙药,而是一道封城的诏书喽。”蔺晨半讽刺半开玩笑地摇着头。




进了山门,天还是阴着,古树还是枯着,树下倒是不再围着叹气和惊异的人了,大概是好奇过后人们已经本能地开始恐惧。飞流没被牵住的手里拿着几枝路上摘来的野花,是蔺晨折了叫他等会送给一个被称作“长苏”的人的。飞流和蔺晨相遇的这寥寥几个时辰,已经听他念叨了这个名字许多遍。


  飞流看看手中盛放的花,又看看殿前颓然的树,一方是地道春色,一方却像是喧宾夺主的寒秋。呈现在眼前的全部景象,就如同在山窟中的一副斑驳的壁画。


  经过大殿时朝里看,全寺几乎所有僧侣都在殿中,住持法师居于佛像最前,其余一干僧众整齐端坐,或敲木鱼或转念珠,口中整齐地吟诵着祷告的经文。经文如山峦水流般绵绵不绝,静听竟有磅礴之感,像从天灵灌入了一股浩然真气。


  不过除了僧侣,还有许多城中的百姓匍匐在佛祖脚下,他们应该多是感染了疫病之人的亲眷,求医无用,就用那微弱的希望点了些火苗到佛前供奉,求助神佛来了。


  城民有些双眼泛红,有些跟着僧人们念经,不过念的参差不齐颠三倒四,像排列不齐又硌人的碎石块,硬生生截住了那段浩大绵长的水流。


  人耳像面筛子,有过滤杂质的功能,因此蔺晨就无视了民众糟糟的声音,只听进了一段僧人们齐念诵的经文,他在殿前停了一会,就一步不停地奔向藏经阁去。越接近藏经阁,蔺晨走得越快,食盒也不免摇摇晃晃,飞流被他牵着,不得不小跑起来。


  终于到了塔下,蔺晨一把推开藏经阁的门,就像“刷”地抖开折扇般熟练。抖开扇子后应该扇几下以求凉快,而推开门后,应该顺理成章地接着喊一声:“长苏!




梅长苏凝视着匙里莹莹诱人的粉子蛋,少顷,张口凑近,蔺晨本想耍他一下把手移开,但当那张熟悉的面容离自己那么近,甚至于能够感受到对方轻微的呼吸舔砥过手臂,这想法在产生的刹那就被忘记,他的手本能地向前伸,将一整勺粉子蛋恰如其分地送进梅长苏口中。


  吃完一勺,梅长苏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弯起眼笑得像只狐狸:“蔺少阁主这主意不错,喂饭的技术也不错,能者多劳,既然想出了这么个好主意,就贯彻到底吧。”言罢狡黠地眨了眨眼。




后面不再传来声音,蔺晨转身一看,梅长苏竟已累得用手支额在飞流的床边睡着了,双睫投下星星点点的阴翳。


  蔺晨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最近总是叹气,然而马上又无声地轻笑起来。他走近榻前坐下,昏睡的两人呼息匀长,如同一首安详的诗歌。蔺晨伸手贴近飞流露在被褥外的手,摸了摸脉搏,已经不似先前的紊乱了。


  “见效还真快呢。”蔺晨自言自语,又走到案前,那里有支做了一半的翠绿竹笛和一柄小刀,蔺晨拿起来,开始做这项未完成的工作。这支笛子是十几天前答应梅长苏做给他的。


  削着削着蔺晨恍惚了一下,想起了他和梅长苏的初见。


  那时他听说这座寺里的桃花开的好看,就在三月深春专门上山釆桃花。转遍了整座寺庙,却没发现一株盛开的桃花,只有几株这个时候本该早已谢了的梅花。


  蔺晨就在开得最盛的梅花树下发现了尚捧着手炉的梅长苏,第一句话是梅长苏先说的,他轻浅地笑道:“是来求姻缘的?”


  “听说这寺里桃花很闻名,我特地赶来看看,却不知为何没看到。”蔺晨懊恼回应。


  梅长苏浅笑着解开了蔺晨的疑惑:“此寺在深山里,花期要晚些,等到四月山下芳菲已尽了,寺里桃花才会开。”


  但此刻蔺晨无暇计较缺席的桃花,他端详着面前的人,没来由有种熟稔感,像是遇到了认识很久的朋友似的。他只恨身边无茶无酒,可以兑着这晚归的梅香共啜几杯。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评论

热度(41)

  1. 天席天机堂all蔺本印坊 转载了此文字
    是的我快被lofter逼疯了QAQ疯之前还是祝米那桑中秋快乐!!主催姑娘说中秋要放甜的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