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春山君传

———葵花义士传·苏秀行———

秀行者,药商苏怀纯之子,亦为唐国公百里恬之弟。少聪慧,性喜花绳,尤善之。方为乱世,辰月君临,天下动荡。秀行知其父为天罗,与兄同寻天罗山堂,欲以至酷之血腥救百姓水火。百里恬因谓秀行:“若亦为天罗,惧之?”秀行对曰:“弗惧,但兹未天罗也。”既至,山堂愿伐辰月,义士遂执伞入天启。时圣王七年,秀行年十三。

后秀行为天罗苏家嫡系,少而有为,人莫能阻其锋芒。圣王十一年四月,适天启信者荆六离卒,秀行替之,诣都城。尝百里恬曰:“吾弟若去,所至血流成河。”秀行辄名动天启,四公子为其一,年最少,人咸称春山君。是时传有言:“紫陌寂静春山冷,平临从容桂城凶。”斯“冷”字,秀行也。

秀行常衣青衫,七指环以为志,隐于夜幕,难寻其踪。以刀丝诛逆,辰月闻之皆寒,称之“青衣鬼。”若或云:“春山君之令,遣尔。”则人遽然领命,赴火万死不怠。此秀行权望也。

值龙莲携“绘影”叛,秀行执手令阻之,不知其终。于时秀行怀志,焚手令,誓振天罗之糜气,易天下之乱离。

圣王十三年六月,匡武帝白崇吉病笃,国教辰月独揽朝政,太子居东宫,欲出不得。紫陌君白曼青云:“救太子者,必苏秀行也。”书托秀行。秀行覆额受命,知此行凶,其得无微生还耶?百里恬患之,语人曰:“秀行死处,吾必使之血流。”盖其之情坚若此。

寻秀行遂同三人救太子白渝行出东宫,遁走暗道,疾潜下唐。会杨拓石,雷枯火之缇卫,乘奔兼程。至西江,秀行护太子绝之,终及江干。然秀行身中数箭,皆以顽志相持,太子既就唐国,秀行之愿了已,遂阖目,殒于兄百里恬怀,时秀行年十九。

夫秀行救太子,其故非为私利,实为黎民也。秀行虽年少,然心有大志,智技独绝,何人及哉?余谓紫陌之流,亦弗及也。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