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席

彻底认清自己低产咸鱼的本质/
重度猫控/最近痴迷瘦金体/
我生百事常随缘/
为人性癖耽佳句/

但见欢喜,无关冷热。
所爱者众,只因可爱者甚蕃。

榜砸/大秦/九州依然在/
陷死在宰的温柔里/
费渡是春天,骆闻舟是太阳。

一周绿组

绿组日常0.0为什么不百日绿组呢?因为我懒还会坑_(:з」∠)_总之最爱jungle的大家了呢。偶尔欢脱一下也是好的……

——————————————



【有一种不死的颜色名为绿,世界上每一寸土地都是它枝繁叶茂的领域。】



Day.1

“磐先生我今天买了很多的食材为大家做料理呢。”

流微微抬起头:“辛苦了。”

“不知道有没有美颜的功效呢?”来自照镜子的御芍神紫。

“我啊,只要有游戏有挑战的话似乎都不会觉得饿呢。”须久那趴在地板上,手中游戏机的光扑向他尚稚嫩的面庞。

琴坂鸣叫了一声,在屋子上空盘旋起来,飘落的绿色羽毛栖息在磐先生的脚边。



Day.2

“须久那这个孩子昨晚好像通宵玩游戏了现在还在睡觉,真是有够顽皮的。”磐先生摊手,对正敷面膜的御芍神紫说着,“照顾流就让我几乎没有什么时间了,所以还是你去叫醒他吧。”

“啊咧啊咧~我的时间珍贵得就像正盛开的花,为了让我在没有拔出爱刀的时候就能以优雅迷人的容貌震慑他人。”御芍神紫牵起嘴角,但还是起身朝须久那睡觉的地方走去。

后来须久那的房间传来一声惊叫,那是因为网隐正太睁开惺忪睡眼后在一片模糊间看见了敷着面膜的御芍神紫,以为自己遇到了传说中喜欢吃小孩的老巫婆。



Day.3

“流,我们这里好像有蟑螂啊。”须久那对比水流说着,指了指蟑螂刚刚溜进的那处墙缝。

“没有关系,琴坂会吃了它的。”一旁的磐先生接话。

“欸?琴坂顶多就啄啄虫子吧。”

“小看琴坂是不对的,必要的时候它连老鼠都可以吃掉呢。”

“吱——”不知隐居于何处的某只老鼠满脸懵懂地动了动耳朵,叫了一声。

所以说jungle的基地为什么会成为虫鼠鸟的聚集处呢?

“不知道吧,你们的王其实很喜欢小动物啊!”磐先生哈哈大笑。



Day.4

“最后还是要我这个已经不再年轻的来当圣诞老人啊。”磐先生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圣诞帽,在确保其他人都已经睡熟的情况下清点起买来的礼物,“流的是他喜欢的书,须久那的是新款的游戏机,御芍神紫的是养颜秘方,哎我送的这些都是多么合适啊。”

他把礼物一一放在对应的人的床头。

黑暗处突然亮起一双眼睛,幽幽地盯着磐先生的背影,让他忍不住一哆嗦,苦笑起来:“糟糕了……好像把谁忘了。”

身为一只知足常乐的鹦鹉,琴坂表示它想要的礼物只是多汁美味的炸鸡而已。



Day.5

“流,外面下雪了哦!”须久那提着镰刀棍风风火火地从窗口跳进来,“我们去玩雪吧!”

“雪的碗里,盛的是月光。”御芍神紫轻吟出一句俳句,他的眼瞳里好像有紫玫瑰在安安静静地等待枯萎。

流以征询的目光望了眼磐先生,他的监护人耸耸肩,摆了摆手,“去吧去吧,我就在一边看着你们,要不是我一把老骨头了也想享受一下呢。王的力量用在这种地方确实挺搞笑的,不过流你玩得开心就好。”

于是得到许可的流迅速挣脱束缚跟着须久那跑了出去。



Day.6

“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除了琴坂之外再养一只鹦鹉?”磐先生一边喝着罐装饮料一边说,“我今天看到一只很漂亮的鹦鹉,眼睛和御药神紫你的一样明亮又迷人,样子和须久那一样可爱,性格和流一样乖巧,你说什么它都会马上学给你听!”

绿组的其他人直接无视了他,但磐先生坚持不懈。

“最重要,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不会掉毛!”



Day.7

今天绿组的大家也围在一起吃火锅呢。



————————————

我承认我没脑洞了……最后放一首随便写的诗,没研究过平仄。

凤凰鹦鹉栖船头,撑篙少年乐无忧。

舟破神圃芍药紫,比水之地有绿洲。

————————————

End.

评论(6)

热度(28)